BN 的世界

圈点八月,细雨绵绵,镜花水月,胡不归?

清晨的北京
2016年12月26日,清晨4点,我从列车员的拍打中醒来。在铺上低头伸了个懒腰,高铁动车开通以后,我就几乎再也没有坐过普通卧铺了,这次却因为时间不合适,迫不得已在出差中坐了一次卧铺。这一夜,睡得不好,臭脚,鼾声,列车员的手电光,似乎每一次停靠,就有旅客在找寻找自己的铺位,像幽灵一样飘过狭窄的走道。
清晨5点10分列车到北京西站,我和对面铺位的一个大哥打了招呼,就下车了。天还是深邃的黑,里我努力的嗅着空气,寻找北方空气中特有的霾味。还好,这并未感觉到什么,空气还挺通透,也没有一丝雾气。
清晨的北京西站并没有白日的嚷熙,只有三三两两的旅客东倒西歪的站着,盼着进站暖和一下,或等着公交地铁奔向久违的目的地。
我和出租车司机一路侃到了金融大街,一路抱怨着早上6点以后的即将到来的大拥堵。下了车,在空旷的金融大街除了三两个清洁工人,没有一个行人。黑夜里证监会和金融街购物中心的广场空无一人,似乎没有人为熊出没和黑天鹅打架了,这是一个难得平静的周一清晨,是圣诞节后的平静。整个城市还未苏醒,我驻足在一家24小时麦当劳门口,想着犒劳一下自己的肠胃,顺便等待天明。
麦当劳里没有食客,无家可归的流浪者占领了店里的一般区域,见我进来,有的起身准备出门乞讨,有的则继续睡去。
这时,早起上班的第一批食客们,匆匆进店点餐用餐。这时,见一位老者在门外反复徘徊,不停地向店里张望,终于她鼓起勇气进来了,没有走到点餐台前,而是进入用餐区寻找着别人吃过的没有被店员来得及收走的残羹,但是似乎却没有什么收获,失望的寻找了一圈后,她坐下来静静地等待,等待下一波着急上班的食客。这一瞬间,有一丝怜悯,本应在家颐养天年的年纪,却不得不出来寻吃的,这背后会有怎样的经历和故事。
不知什么时候,大街上的公交车来来往往,行人不断地开始从窗前走过,带着耳机,玩着手机,走向新的一周。
一小时后,天亮了。

评论(1)

热度(2)

© BN 的世界 | Powered by LOFTER